机器狮哆啦A凯~

【半日浮生,一世楼城】民国篇之伪装无者(二十一)

不开心的时候就看点欢乐的东西开心一下吧~😃
生活中美好的事情那么多哪有功夫烦恼~😃
有时候做一只把脑袋埋在沙子中的傻鸵鸟也挺好~😜
话说曲和你真的笑死我了~~^_^~~😂

汪星球喵星人:

第二十一章 偶遇


 


尽管有阿诚这个金主帮衬,黄志雄的毒瘾还是无法得到妥善的解决,一直这么拖下去并不是长久之计,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戒毒。戒毒过程缓慢而且痛苦,如非意志极其坚定之人,根本无法坚持到底。纵使多年从军的经历使黄志雄紧咬牙槽,成功熬过此劫,可是其后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众人的预料。


 


失去毒品的黄志雄,将酒当成了自己的依附,终日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知道的说他是为情所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又染上了酒瘾,需要二次回炉戒酒呢。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为了一抹得不到的倩影,终日迷醉于微醺之中,真不知该说是痴还是傻。有情人终成眷属,单相思日夜吃土,可怜黄志雄夜夜买醉,阿诚仍旧不是他的归宿。


 


小酒馆去得多了,难免认识几张熟脸,偶尔遇到一两副沮丧颓然的新面孔,还会打从心底里嘲笑他们一番:跟我们这些老油条比惨,你们还嫩点儿。


 


不过新人也有新人的好处,他们不似那些只知道埋着头喝闷酒的前辈,总能叽喳些牢骚出来解闷。无理寸步难行,八卦走遍天下,那些将自己的人生过得索然无味的家伙,就喜欢听别人唠叨他们凄凄惨惨戚戚的受虐史,借此来获得一丝丝变态的心理安慰。


 


可惜这点心理安慰,黄志雄是不能体会的。毕竟,过得比他还惨的人,少之又少。他并不期待下一秒走进酒吧的人会拖着满腹牢骚一屁股坐在自己身边,向他控诉这个世界的不公。


 


然而有的时候,老天爷就是喜欢逆心而行,你想要的,人家一件不给,不想要的,一股脑儿统统堆到面前,任你气到炸裂,他自岿然不动,稳坐云端,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所以当满脸怒意冲云霄的曲和拎着断掉的大提琴毫不客气地坐在黄志雄身边的时候,后者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而当对方一口气要来十瓶威士忌并且滔滔不绝地开始讲起自己的人生经历时,黄志雄的表情几乎是生无可恋的。


 


人家不过就是想好好失个恋,喝个酒,矫个情,惆个怅而已,老天爷你连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吗!


 


“凭什么!”曲和一酒瓶子砸在桌上,险些将吧台砸出半个窟窿,“我教琴教得好好的,就因为那家伙他爹跟金哥有私交,就能走后门把我挤兑走?还有没有王法了?这么明目张胆的裙带关系都没人管么!”


 


黄志雄刚想悄无声息地向右挪一个座位,没想到身旁那人忽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向他控诉道:“哎!你说,他这样做是不是不对?”


 


黄志雄附和着点了点头,继续向右挪动,曲和再度抓住他的胳膊,愤青上身:”人情债我就不说什么了,工资他总该给我吧?克扣劳动人民工资算怎么回事儿啊!“


 


黄志雄瞄了一眼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认命地出了口气,老老实实地挪回原位,接着听曲和发牢骚。


 


“真是欺人太甚!前些天让我去参加市里举办的音乐比赛,为此我特地准备了半个多月,从谱曲到练习,没让他们出过一分力,甚至没有占用一点工作时间,可是结果呢?主办方告诉我我不能得第一,不是因为我发挥得不够好,而是因为他们事先收了别人的好处,必须将第一名发给别人,还嘱咐我不要为此伤心。有他们这么办事的吗?有本事不要公开比赛,直接发奖给那家伙不就行了?奖不奖的也就忍了,可是工作丢了不能忍啊!他这样没头没脑地告诉我明天不用去上班了,我这个月饭钱从哪里来?我吃什么,住什么,用什么?横竖不能躺在大街上要饭吧?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生气,结果一不小心撞在邮筒上,又把大提琴撞断了!这琴可是我唯一的家底了,它居然说断就断,事先也不跟我商量一声,你见过它这么任性的大提琴吗?”


黄志雄无言以对,只好配合曲和摇了摇头。


 


酒喝得越多,话说得越快,不一会儿曲和就将满腹牢骚统统倒了出来,全然没有一点防备之心,随便拉着一个陌生人就敢报出自己的家庭住址。刚开始还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越到后来越伤心,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哭着哭着便嚎了起来。


 


眨眼功夫,愤青成了歌星,握着酒杯当麦克风耍酒疯,甚至非要拉着黄志雄跳舞,搞得全酒吧人人侧目,都拿他们两个当猴看。


 


眼看曲和醉醺醺地趴在吧台上睡了过去,黄志雄的世界终于清静了。好不容易有机会喝点小酒,结果因为听了一整夜的牢骚,半点失恋的心情也酝酿不起来。哀叹之余,黄志雄起身上洗手间开闸放水。回来一瞧,原本安安静静趴在吧台上睡觉的曲和竟不翼而飞了。


 


醉成那个样子,还能挪得动道?


 


黄志雄越想越觉得稀奇,拎上外衣出了酒吧,果然看见两个形容猥琐的家伙架着早已神志不清的曲和向阴暗的胡同里走去。黄志雄怒意顿起,干脆利落地将外衣一甩,飞起一脚直击其中一个小混混的面门,随即一个右勾拳干掉另一个弱不禁风的鸡仔,撂下狠话让他们走夜路小心点,吓得二人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小愤青抱着酒瓶子躺在胡同口,浑然不觉自己刚才经历了何种险境。黄志雄秉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信条,将浑浑噩噩的曲和送回家中,撂到床上,自己则重回小酒馆独自买醉。


 


本以为到此就该结束的偶遇,却在瞄见吧台旁静静斜靠的大提琴时再度悄然浮起。


 


既然无法拯救自己,何不出手拯救他人?


 


于是次日清晨,当宿醉过后的曲和慌慌张张地跑回酒吧时,看到的并不是那把断裂的琴,而是一把崭新的琴。更令他欣喜不已的是,无论是大提琴的颜色还是款式,都和原来那把一模一样,别无二致。更甚者,酒店老板见他视琴如命,特许他留驻此地演出赚钱。


 


一通牢骚换来三喜临门,曲和这笔买卖做得可谓是一石三鸟。但是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黄志雄的功劳。曲和自知欠了人家人情,不能不还,于是打算今晚当面致谢,如果条件允许,两人还能一道吃个饭什么的……


 


然而那晚过后,黄志雄却接连数日没有到酒吧里来,曲和一面诧异,一面死等,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黄志雄颓唐的身影再度出现在小酒馆中。


 


见状,曲和二话不说直奔上前挨着黄志雄落座,照旧要来十瓶威士忌,开始连珠炮般啰嗦起来:“兄弟,上次见面没来得及问你叫什么,事后到处找你找不到人,这回终于让我等到你了。我叫曲和,原来在仙乐斯教大提琴,现在是这家酒馆的琴师……对了,说起这个,我真要好好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帮我买了新的大提琴,这等好事根本落不到我头上。后来我仔细一想,你八成就是我命定的贵人。要不何故我一遇上你,所有触霉头的事情都转危为安了呢?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了。你也不要推辞,等我赚足了钱以后,肯定把买琴的钱还给你。你要是不信,我写个欠条给你也行啊。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叫什么啊?”


“……”


 


黄志雄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盯着曲和,心中宛若数以万计的草泥马呼啸而过。这孩子怎么这么啰嗦?唐僧吗?(赵启平:那不是我的外号吗?谭宗明: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明明都已经拯救他了,为什么还追着我不放啊?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地做一个忧郁的美男子吗?原本致郁的画风都被这个话唠带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好不好啊!


 


曲和自动忽略黄志雄满脸不耐的表情,继续卯足了劲儿追问:“呐,你到底叫什么啊?玉梅吗?”


黄志雄:“……”


周永嘉:“……”


单以真:“……”



评论
热度(93)

最爱王凯 萌楼诚 其他cp也吃 杂食 不粉靳东 不谈人生

© 机器狮哆啦A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