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狮哆啦A凯~

【荣霖】游园记 (别名:荣少追求记)

谢谢太太接了荣霖的梗,爱你,么么哒~😘
荣石呀,你怎么总跟个傻小子似的……

东晋小狐狸:

 @深爱着凯凯王的鱼小丸  @落霞的小窝  @明德挚诚  @糯米团子梅球苏w  @哎呀没名字 感谢你们的点梗,和没名字的脑洞,我竟然写出来了!!!但是这篇石头还没有追到一霖,所以就是个撩撩撩的短篇,我走了。。。【doge】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南柯一梦桃花源


我发现我竟然踩了一点关键词,投稿投稿!


个人目录请戳这里:目录




荣石觉得自己是个正经人,特别清心寡欲,无欲无求,一张口就能倒出一本《史记》的那种。所以他不是很能理解那些整天流连于情情爱爱的文弱书生,“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什么玩意儿?赋诗就好好地荡气回肠来一首为国为民,耍对就干干脆脆地龙蛇游走写两行春秋大义,这才是男人。


承德城里多是荣石这样的想法的人,但是到了江南又不一样了,何况荣石去的还是金陵。


秦淮河畔的花灯慢慢悠悠地从远处飘来,聘聘袅袅地带出一艘画船,画船上一个描眉画眼的杜丽娘正拿着一柄金纸折扇,合着河畔的丝弦玉笛之声,哼唱着游园。画船摇摇晃晃,杜丽娘却步伐从容,三寸绣花鞋隐在百褶裙下。荣石站在正对秦淮河的拱桥上,远远看看,杜丽娘步履轻盈地像是要飞一般。东北话怎么说着?盘亮条顺能主事儿,真美!荣石两眼发直地看着画船上的杜丽娘,那眼神那身段那唱腔,每一处都吸引着荣石不自觉地往画船那儿走,直到拱桥边止住了荣石前进的步伐。


“荣老板,画船里的杜丽娘唱得可好?那可是咱们金陵城的招牌,许家班的班主,许一霖先生呢!”今儿的合作伙伴蔺老板双手抄着,见荣石被杜丽娘迷住,便不失时机地推荐道,还想再捞上一笔。


“许一霖,”荣石无意识地喃喃着这三个字,脸上一烧,忙换了口气,“杜丽娘谁能比得过上海滩的单小姐,这许班主还是差点火候的。”许是怕身边人看出了自己那点泵然心动的心意,荣石忙把上海滩的小虞姬搬出来,挡挡心里那丝丝的悸动。


“哐当”一声,对面画船上的杜丽娘摔下了手上的折扇,一对凤眼愤怒地瞪着正前面的荣石。唱戏人是最听不得别人把自己比来比去的,何况还是个对家,也难怪许一霖生气。许一霖的眼睛很有趣,整个眼睛圆圆的,大大的,因着戏妆的关系,墨黑的炭笔在眼角外延出一条长长的细线,妩媚地上跳,荣石看到的就是一对浑圆而后上挑的凤眼饱含怒意地瞪着他。“这人,真是好看”,荣少爷转着手上的红宝石戒指心中默念,心跳却已经扑通扑通地失了节奏,“但是我才不上蔺胖子的当呢!”


 


江南的天气说变就变,昨儿还是夜空如洗,今儿就是阴雨绵绵。荣石乘空又撑伞来到了秦淮河边,淅淅沥沥的小雨赶走了来往的人群,整个河道上空空荡荡的。没有画船,也没有杜丽娘,撑伞在雨中的荣石好像是那南柯一梦醒来的淳于棼,哪里还有什么许一霖。


“不到园中,怎知这儿春色如许?”


刚转身,杜丽娘的念白声儿就好像是一双柔荑托住了荣石离去的背影。荣石慌慌张张地跑到河岸边,昨日的那条画船正稳稳地停在那里,船头有人在拿着炭笔一边画眉,一边跟着船上的琴师吊嗓。


“你好,请问许一霖班主在吗?”


那人背影瘦弱,看起来是个姑娘,她听得荣石的声音右手一抖,停下了动作。


“不在。”没想到如此瘦弱的身形竟有着一把男人的粗桑,他都没回头看一眼,便丢下这句。


“在下荣石,刚刚听到了许班主的唱腔,还烦请许班主出来见上荣石一面。”荣石身上的貂毛领大衣被细雨打湿,原本疏松的毛领顿时变成一块一块的疙瘩,看起来颇有些狼狈。但是荣石还是坚持要见上许一霖一面,现在荣石稍稍有点信那些酸腐秀才所说的“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了,自己不过是白天没见,晚上就迫不急待地要再见上一面,真不像个男人啊。


“荣老板不是觉得我唱得不好嘛?今日来,是教许某唱戏的?”勾画的男人皱着双眉,回头瞪了荣石,正是许一霖班主。他今日还未曾上完妆,一对眼睛还是瞪得大大的,和昨日不同的是,没有凤尾的勾勒,越发显得委屈可爱起来。荣石只觉心头“轰”地一声,便什么也听不见了。


“许……许班主,我……我叫……荣……荣荣石。来……来自……承承德,今年……今年……三十,单……单身。”荣石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知道这一句,他好像说了好久,舌头都有点发麻。对面的许一霖皱眉舒展开来,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物,嘴角抿了好几次,终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荣老板,怎么结巴了?”圆眼弯弯,柳眉上扬,许班主大概发现这承德一霸竟然有着口吃的可爱毛病,大着胆子调笑起来。


“我……我喜欢……喜欢你。”荣大少其实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从看到许班主的正脸开始,荣少爷的耳朵已经不工作了,嘴巴说得全是心里想的话,这没铺没垫的,突兀地直接捣入许一霖的心里,饶是见惯场面的戏班班主也闹了个大红脸。


“你……你这人,怎么说话颠三倒四的。”许一霖的脸染上一层绯色,与刚拍完白底的脸相融合,煞是好看。


荣石激动地咽下一口口水,“荣石……荣石是真心……真心喜欢,能否……能否请……许老板去承德……唱戏?”


“班中都是金陵人士,一辈子没离开过秦淮河,荣少爷说笑了。不过您倒是可以请上那位上海滩的小虞姬,她倒是能走南闯北的,若是您正好是位霸王,岂不是两全其美了?”许一霖平复一会儿心气,调转了话头。


“我……我不是……霸王,我……我就想……当柳梦梅!”见许一霖滑脚,荣石再进一步,今儿我就要满满当当地在你面前撕开这层窗户纸,让你好好看一看我这颗心!


才平的心气又乱了节奏,许一霖低头沉吟了一阵。他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有的只有这一船的伙计和一整个许家班,人生如戏,但演惯了分分合合的自己也向往着家庭和亲人的温暖,这个愣头青一头闯进来,究竟是不是自己的柳梦梅呢?


“荣少爷,您要是想听戏,就来金陵吧!承德路远,许一霖就不奔波了。”鹿眼蒙上几缕愁思,许一霖没有这个胆量花下身家去赌,若是有缘,自能相聚。


“我……我会在金陵……呆上三个月,三个月……后,许……班主……再给……给荣某答复……即即可。”荣石讲原本两天的金陵之行拆成了三个月,这个时间段再搞不定,那以后承德貂爷就让给别人吧!


“那,荣少爷请回吧,一霖要上妆了。”


“我……我想来听……听戏,一霖……你……你别赶我。”荣石一屁股坐在夹板旁的凳子上,看样子是不走了。


“荣老板包场了?”


“没有。”


“买票了?”


“未曾。”


“那金陵城哪有免费的戏来听哟?”许一霖好笑地上口,念起京白来,手推着荣石要赶。


“我……我帮……帮你上妆。别赶……我。”荣家大少爷这辈子除了喝咖啡,怕是还能会这一个能力了。


腮红,脂粉,红胭脂,荣石像模像样地从许一霖的化妆盒里拿出来,点、压、拍、扫各个手法还真是有模有样的。没多久,杜丽娘就出现在了荣石眼前。


“荣少爷,好熟悉的手法,这杜丽娘画得可真像虞姬。”


“胞妹……荣意……喜欢,就……就找……了个男师傅学,我不……放心,也跟着。”最后拿滑石粉在杜丽娘的手心上一擦,就算是完成了。可是荣家少爷看着眼前的杜丽娘,木然惆怅起来。“太……太漂亮了,你别上……上台了……好不好?”自家的杜丽娘偏偏要在台上受尽各家目光,柳梦梅想想就心里闷闷的。


“说什么胡话,想听戏墙角站好,我要游园去了!”许一霖笑着推了荣石一把,转头让船工开了船。梦梅啊,三个月,要好好的表现啊,我杜丽娘可期待了。


雨中游园,杜丽娘和柳梦梅,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评论
热度(143)
  1. sherry's house东晋小狐狸 转载了此文字

最爱王凯 萌楼诚 其他cp也吃 杂食 不粉靳东 不谈人生

© 机器狮哆啦A凯~ | Powered by LOFTER